菜陰魂的演講成了中山女高之恥

我思我見(十三)

一個放不下功利、沒有人文關懷的領導者,將會是國家的災難!

聽到羅大佑寫的綠色恐怖主義這首諷刺歌曲,心裡真的感嘆台灣怎麼又回到過去的X色恐怖時代!


 

回頭看了這篇唐湘龍寫的 – 給「非中山女中」畢業生的幾句話。
有些話真的是不吐不快,且在2個多月前,對岸人民爭取民主的6/4紀念日的現在,我們台灣領導人竟然還存有這麼「老八股」的傳統思想,歷史真的是格外的諷刺。

菜陰魂沒唸北一女竟然遺憾成這樣!恰恰印證了這種權貴人的心態,過去工作時就聽到菜陰魂早年在政大教書期間,就已經是開賓士上課,再加上2016大選期間,被人踢爆菜陰魂家族炒地皮的黑金史,可是無奈的是一堆魚民還是投給牠,雖說KMT也是一耙子爛咖,但今天我敢大聲的說,如果不是菜陰魂當選,現在台灣絕不會這麼慘。

對比我自己是出身在一個勞工家庭,我出生在台中、學齡前到學齡時待在新竹、接著求學時期到服役後就住在中壢、直到出社會多年後就在台北生根到現在。高中聯招時曾經考上當初桃聯第一志願的高中,可是因為考慮未來,如果考不上國立大學,家裡可能無法負擔高額學費,經過身為勞工的家人極力勸阻下,於是我選擇高工就讀。

我雖不是失敗組,但也絕不是人生勝利組。退伍後的出社會境遇也不太好,雖然我是出身高職教育,最高學歷也只有到專科而已,跟我的大部分高工專科同學相比,不只最高學歷與成就,我都輸同學一大截,在各方面來說應該算是中下LEVEL,但我從來都不以念高職為恥,甚至工作上碰到學歷比我高很多的同儕,也都是秉持著不卑不亢的態度,這幾年看到許多高學歷及際遇順遂的人,也見過太多「菁英階層」那種要不得的自大心態,我曾寫過一篇批評年經人喜愛的政治明星柯P的文章,已大致說過這種現象。

曾有許多認識我的人說我是「欠栽培」,或許很多人聽到這樣說也許會自怨自艾,甚至會有「懷才不遇」的感嘆,但是我絲毫沒有這樣的想法,尤其出社會多年,見過這麼多形形色色的人事物,走過104人力銀行楊基寬所說的「職場黑色隧道」,任何一個經歷完整的人,應該放下過去的光榮及學經歷,這點似乎應該是一個人生命歷程成熟的展現,但偏偏那些好出身又過程順遂;像菜陰魂跟柯P這些人生順利組,它們真的無法同理心看待一般不如它們的人事物。其實只要了解這些人的過去,你就比較了解它們現在的「後來」。

近20年來,台灣的領導人和它們所拔擢的高階政務官,大多不脫離這種「菁英人士」的範疇,甚至有愈來愈嚴重的趨勢,尤其是馬英九,其實這情形也不是不好,但偏偏這種人政治性格不強,一旦碰到挫折就掛冠求去,尤其面對冥燼黨這種民粹黨,搞到最後一事無成,但是從冥燼黨一堆髮夾彎,就可以證明過去馬政府的許多政策方向其實是對的,偏偏冥燼黨自己把坑挖的太大,搞得自己灰頭土臉,也許有人不認同,但今天台灣最大的荒謬劇就是,幫馬英九這個笨蛋平反的正是冥燼黨及菜陰魂自己,而另一個可悲的Ridiculous Scenarios,就這些魚民面對兩個政府的同一類政策,卻是雙重標準,造成現在冥燼黨不斷上演的Ridiculous Dramas。

誠如唐湘龍文中所說的,優越感是人性,難免。「萬般皆下品,唯有讀書高」一直是台灣人最大的「共識」,這種升學至上的價值觀從來都沒有消失,自然的會自以為「高尚」也不奇怪。人有百百種,你我身旁多的是這種「菁英人士」,碰到了一笑置之就算了。但是懷有「菁英心態」的政治人物成為領導人,可能就是一個災難,從菜陰魂的不接民氣及柯P的輕蔑式的發言就可看出,選舉的時候只要裝一下,再利用人民痛恨KMT的心理,加上冥燼黨是一個善於操作民粹的利益團體,而你我不過是這場華麗行銷的標的物,也許冥燼黨可以靠這場選戰創意行銷,把菜陰魂送進總統府,可是最後終究還是逃不過執政的檢驗,這不是在執政周年躲在舒適圈,騙騙小孩或者是玩貓玩狗就可以呼嚨的過去。

過去不接民氣的馬英九就已經讓人受夠了,除了外交兩岸,內政可以說是一事無成,可是萬萬沒想到菜陰魂更誇張,不只內政一團亂,更別提兩岸外交。而且身為最高領導者,很容易被權力沖昏頭,一個缺乏人文關懷的領導人更是如此,尤其是菜陰魂從小養尊處優,你說它怎麼可能會真正的「苦民所苦」,柯P從小一路到最高學府,後來又成為一名受人尊敬的醫師,它的言行處處流露出優越感,粗鄙的話語正是這種傲慢心態的呈現,完全無法顧及聽者及庶民的感受。

這些怪物絕對都是人民寵出來的,一個優秀的領導人物,從嶄露頭角經過磨練到適合領導,起碼需要20年的時間,就算現在選民能夠改變想法,也大概要經過20年才能夠將好人才洗練出來,這段時間的台灣恐怕不太會有希望,只能說這一切都是台灣人自作自受。

「」「」「」「」「」

這篇最早也是在YAHOO專欄,原來連結消失了,所以我又在FB把原文撈回來。以下為唐湘龍所寫的原文:

↓↓↓↓↓↓↓↓↓↓↓↓↓↓↓↓↓↓↓↓
給「非中山女中」畢業生的幾句話
作者唐湘龍
(沒唸北一女真的遺憾成這樣?)
蔡英文是中山女中畢業的。後來是台大的。後來是英國政經學院的。後來,後來,後來,她就當總統了。
她是人生勝利組。不只,她是人生順利組。順利到,她可能真的無法同理,絕絕絕絕大部份和她同時代或不同時代的年輕人的「後來」都跟她不一樣。她一路走來,始終順利。順利到,她回母校「中山女中」參加畢業典禮的一席話裡,流露出來的全部重點就一句話:當年考高中不太順利,她差兩分,只考上中山女中。
我有沒有聽錯?我有沒有劃錯重點?蔡總統的意思幾乎在說:沒考上北一女是她人生最不順利的一件事。但現在當總統了,都修補了。
她可能沒有想到,這兩天,她一席真情告白,把教改20年催眠出來的兩、三個世代的信心都毀了。搞了半天,沒有考上北一女是這麼嚴重的事兒。
對高中孩子講這一段,是要讓我們知道,原來,蔡總統內心幽黯角落,有一個說不出來的「巨大」遺憾嗎?那我只能說,幸好她選上了總統,第一位女總統。如果像是2012年再慘敗一次,那這個遺憾要怎麼補都沒人知道了。我們可以這樣提示一群將要畢業的孩子嗎?其實,大部份孩子的「以前」和「後來」,都跟蔡英文非常不一樣吧。尤其在這個貧窮已經世襲、學歷已經世襲、階級已經世襲的時代,一個一路走來,一直有「後來」的蔡總統,知不知道她的「巨大」遺憾,對絕大多數仍然在摸索,甚至被體制放棄的孩子,那種諷刺才真是「巨大」?
總統的這席話比較適合像陸游一樣:「家祭勿忘告乃翁!」怎麼會拿出來跟孩子講?總統這席話千萬別辯解說是在校園裡說給畢業生聽而已。見鬼了,君無戲言,君無私言,就是在告訴領導人,你講的任何話都是公開的。何況,那天,蔡總統本來就是心防盡釋在暢談那「兩分之憾」對她是何等深刻?
我當然不是中山。我當然不是北一女。北一女,中山都很棒。在功課上。
但離開學業這件事,我認知,一個人棒不棒,跟制服是綠的、白的、黃的、花的,都沒關係。我以為,我們未來的教育理念也都是發自內心這樣教孩子。如果公開談論的教育理念都說是要鼓勵一個更多元、更開放的學習體制,甚至朝著十二國民教育方向走,甚至不惜打破明星學校,和明星高中的傳統思維對決,那麼,一個至今仍然深藏「小綠綠」情結總統,會不會落伍到讓人想哭?
其實,國家領導人進高等學校講話是一件非常嚴肅的事。在開放、民主國家,領導人通常都精心準備,藉著對大學生、高中生講話,揭櫫國家對年輕人的期許,對未來教育的想法,以及這個社會的需要。那通常都是準備藏諸名山,傳諸後人的時代言論。難免有點教忠教孝的道德八股。但蔡英文總統回到中山女中的一席話,流露的,全然是對某種升學小挫折的修補。我相信,聽完這席話,底下的「中山」孩子一定很high,覺得「有為者,亦若是,但我不知道,除了北一女、中山女中這種數一數二的名校之外的孩子聽完有何感想?那些被現今體制過濾、拋棄的孩子又該如何思想自己的未來?
蔡英文說,她當年差兩分考上第一志願北一女,只好唸第二志願中山女中,媽媽失望到畢業典禮都不肯來。好慘是吧?
蔡英文甚至可能不知道,現在中山女中也不是第二志願了。現在如果差兩分,可能只能「終生遺憾」去唸師大附中。那是我的母校。
優越感是人性,難免。每年學測、指考放榜,媒體仍然「萬般皆下品,唯有讀書高」,大力宣揚哪個學校考上第一志願的最多。這種升學至上的價值觀仍然在我們的基因裡。但政治人物,尤其是領導人,講話就要小心了,畢竟是教育政策的推動者,教育體制的設計者,教育資源的分配者,推教改,推多元入學,推甄試,推繁星,這群大人嘴巴上嚷著一套「天生我才必有用」的教育哲學,但嘴巴裡不經意流露的,仍然是如此古典,如此階級,如此教條,如此自然流露的文憑意識。都六十歲了,都當總統了,仍然這麼牢記那「兩分之憾」,這種把學歷當勳章的心態,要怎樣才能讓孩子相信,這個社會真的已經打破了分數至上、升學第一的迷失?
這種近乎封建的、權貴的思維,傷害太大了。比使弄那些純潔高中生努力反課綱,搞文化台獨,壯大自己的政治基礎,更傷。真的,這種總統講話的高度,比高中生還差。
我是師大附中畢業的。這個學校超級優。但我所有聽到、知道、想到的同學、學長、學弟妹如果熱愛師大附中超過一生中所讀過的任何學校,都不是因為它的升學率,都不是因為它是第二志願,或是跟建中差幾分。我差0.5分,又怎樣?根本不重要。
我知道有些很有成就的學長到現在都還穿著附中的T恤睡覺。我知道有些學長到現在都還背著附中書包當公事包。我知道有很多學長都逼孩子第一志願直接填附中,升學率沒有建中好也沒關係,因為在那個禁箇的年代,附中校風給了我們最大的自由。連老師、教官都十足另類。這跟有沒有出一個「五月天」樂團,也沒關係。
我不是總統。我人微言輕。但如果你是高中生,我請你把蔡總統的話忘了。我希望你不要把學歷當勳章。我希望你在學習之路上和自己相遇。讓自己真正發現上帝的賦予。
你仔細了解蔡總統的過去,你就比較了解她的「後來」。她的後來不會是妳的後來,妳如果順著蔡總統的講話活下去,你的遺憾會真的非常巨大。因為你不太可能用這種方式當上總統,所以也不會有修補這種「分數遺憾」的可能。
我真的只希望你努力做自己。突破這個社會加諸你身上的不公平框架。就像師大附中教我的一樣。
↑↑↑↑↑↑↑↑↑↑↑↑↑↑↑↑↑↑↑↑

「」「」「」「」「」

 

 

廣告
本篇發表於 我思我見。將永久鏈結加入書籤。

發表迴響

Please log in using one of these methods to post your comment: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w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