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ergy Rumor Buster(五)

警告!以下有蔣幹畫,不喜勿入!

這篇是我半年前寫的,有關於『反核』與『霧霾』的探討,在加入我找到的來源連結,證明我對風力發電的推斷正確,在現在菜陰魂鬼扯什麼『分散式綠能』之時,先來盤前菜讓各位嘗嘗!

先讓各位看看菜陰魂為大家編織的美麗新世界:
NASA為何說台灣離岸風電大有可為、世界罕見?;綠能是多麼的美好!

再看一下2008年3月能源報導P.35;裡面內容節錄:『台灣海峽季節氣流,造就台灣西岸良好風場,每年滿發小時約為2,500~3,000小時,澎湖外海可達3,500小時,容量因素(每年滿發小時╱1年8,760小時)為35~40%之間;每年10月至次年3月吹東北季風,平均風速達每秒8~23公尺,容量因素約70%;夏季吹西南氣流,容量因素約6%,因異地參差率不顯著,無法有效紓解夏季尖峰用電需求量,而被反對人士詬病,筆者建議未來應多元化發展,採「風光互補」或核能及人工智慧來克服其不穩定』。

有關風力容量因數可以參考這裡

可是菜正腐似乎刻意忽略這個事實。目前菜正腐的綠能目標資訊有點混亂,我大致查到的目標是4200MW,依上述報導夏季容量因數6%,也就是說最後風電目標達成後,夏季供電的貢獻是:
4200MW*6%=252MW,挖哩
幹!
幹!
幹!
因為很幹,所以要說三遍!
淦靈糧牠嗎的!竟然連台中火力一個550MW機組的一半都不到!

以上情緒用語,請原諒!省略我說的蔣幹畫,以上所言,應該不是臆測之語吧!現在那個什麼『分散式綠能』就先破梗了!各位覺得還玩得下去嗎?再來,上面報導內建議的『風光互補』;可是太陽能先不談面積問題,牠也有牠自己的容量因數問題,這點留待各位上網查資訊,我若有說錯的地方,歡迎來吐我槽!

以下就是我更新資訊改寫的;半年前PO的主文:

↓↓↓↓↓↓↓↓↓↓↓↓↓↓↓↓↓↓↓↓↓↓↓↓↓↓↓↓↓↓↓↓↓↓↓

以下聯結是兩年前喧騰一時的「霧霾」討論,在這兩年來台灣空氣品質每況愈下的今天,宛如暮鼓晨鐘,真的是格外的諷刺,近來隨著許多研究出爐,已證實60%以上的汙染是來自本地,而來自對岸的汙染,大部分集中在東北季風盛行的季節,所以說夏天時候的汙染,恐怕都是你我「自作自受」的結果。


不因人廢言,可以先參考唐湘龍寫的這篇:反核就是自殘

註:這篇文章最早是在YAHOO專欄,原來連結已經消失了,現在只能在FB找到,感覺未來會『言論一言堂』。說不定上面2008那篇能源報導會不會也被XX,真恐怖,希望不會發生!

在台灣這種缺乏能源的孤島,一旦發電廠供電能力小於用電,如果可停電力又不足的狀況下,整個電力系統就會崩潰,不然就會發生,像幾年前只剩南部興達電廠局部供電的區域解聯情況,這是學電力的基本常識。這裡僅就學電力的觀點,針對冥燼黨提出「廢核」及「綠能」的主張,做點Comments,目前比較成熟的再生能源,主要是「太陽能發電」及「風力發電」兩種,我就分別就這兩種能源屬性,提出一般人所較少討論的觀點。

首先就風力發電來看:需多人喜歡提丹麥及德國的成功經驗來說嘴,可是大家忽略一件重要的一點,就是一般高緯度國家的電力尖峰負載,通常都發生在秋冬季節,所以夏季的負載並不像台灣那麼的明顯,十幾年前在法國巴黎夏季發生的熱浪,短時間內熱死一萬多個老人,以及「這個怕吹冷氣的德國人」,應該可以證明這個觀點,再加上這兩個風電大國,又恰恰得利於北海強勁的北風所賜,得以提高再生能源的占比,但是,轉換一個場景到台灣來看,秋冬強勁東北季風的季節,恰恰是我們電力負載的低潮期,就算偶而高溫吹起南風時,風力馬上就減弱,結果就是風電與我們的負載曲線剛好顛倒,所以想要提高風電佔比的結果就可想而知。

接下來就是太陽能發電:還記得好幾年前有人傳一則太陽能高速公路,說什麼可以取代核能電廠的假新聞,我畢竟是學電力,一眼就看出根本是在胡扯,我並不想說是哪個人或團體刻意洗風向,而放出這種偽科學的人士,其心態實在可議,但由此就可以看出一般大眾的無知,太陽能發電的負載曲線可以說是完全符合台灣這種熱帶國家的電力需求特性,但是各位別忽略的就是,太陽能除了發電效率低之外,還牽涉到太陽照射角度,又極容易受到日照時數的影響,所以要成為主要供電負載來源,是有極大的疑慮,加上需要極大的土地面積,根本就不是台灣這種多山地形以及多颱風的地方,所可以充分利用的電力來源,再加上台灣夏季晚間仍然有極大的電力需求,那就更不用說靠太陽能發電來提供。記得在十幾年前,看過一篇美國能源部的研究報告,規劃用美國中西部日照強烈的空曠地區,建立大型的太陽能電廠,撇開建造成本不說,也僅能供應不到一半的能源需求。

另外,為何德國有發展再生能源的條件?這點不知道有多少人已經說過,整個大歐洲地區的電力網是互相聯結,彼此可以互通,加上跨時區的關係,又可適當平均再生能源負載不穩定的需求,更不用說像前面所說的台灣這種孤島電力系統特性,一旦裝設多少再生電力容量,相對的也必須提供一定比例的傳統發電機組,提供備載之用,不可能像歐洲地區,可以以鄰近國家的電網作為備載來源;有興趣可以再看這裡,所以發電設備的投資花費不可能減少,依最上所述年平均容量因數(每年滿發小時╱1年8,760小時)為35~40%之間,就算取高估的40%好了,對台灣發電容量的貢獻:4200MW*40%=1680MW;差不多是林口電廠兩部800MW機組的總合。再來就是使用者付費原則,要有乾淨的能源,就必須付出高昂的代價,像台灣這種又要綠電又要低電價,是絕對不可能的事,所以冥燼黨只是抱著「能拖一天算一天」的態度,在應付能源政策。冥燼黨是不是在『混』,應該不會很難了解吧!

說到這就讓我想到,去年一則由信用破產的李遠哲跟冥燼黨在唱雙簧的新聞,大家可以看看小英在裡面講到電價不漲的含意,選前不講清楚,選後才在鬼扯,當初會有誰認為只有基本度數電價不漲,面對許多人的質疑,有人看到小英做過完整的解釋嗎?這是在低估我們的智商,還是在高估鄉民的智商,這分明是騙票!如果有人甘心被它們騙,我阻止不了,但是學電力的我,是萬萬無法相信的!

其實核廢料問題,換做另一面來說,它唯一影響的只是人類,與二氧化碳及PM 2.5想比,對地球或是環境的傷害更是遠遠不及後兩者,而且它的影響範圍,也不如後兩者,若以完全證實的科學證據,它實際上所害死的人數恐怕遠比不上人為災害來的嚴重,會感到恐懼的主要原因,是因為一般人無法掌控,而它的風險可以靠科學的方法降到最低,就好像許多人覺得開車比較不危險,實際上「人」才是最大的風險來源,每個人都是以微觀的方式在看事情,實際上只要樣本數大了以後,以科學統計的方式,自然可以看出端倪,這種事不論說破嘴還是會有「台灣雕魚」堅持己見,就好像行動電話基地台的爭議一樣,明明離幾公分(公厘)的手機不顧,偏偏在乎幾十公尺外的基地台,等到基地台拆掉,又在幹譙收訊不良,理性地接受科學證據,要不完全不信,脫離一切現代化生活,只選擇性相信部分所謂的「偽科學」,這不是一個理性的「公民」,而只是跟信奉宗教的崇拜者一般的「鯛民」。再PO一則為烤1片吐司 奧運自行車肌肉男騎到累癱,到最後還吃了烤不太熟的吐司,各位可以考慮看看要不要回到沒有電力的生活。

其實,我並不算是「擁核」人士,但如果你要「廢核」,一旦全民有共識就基於使用者付費的原則,提高電價,除反映成本外,同時亦可抑制用電需求,如此才是一個負責任的公共政策,一味討好選民的肉票政策,最終只會葬送台灣未來的前途。

有興趣的可以再重新看柴靜這則「雾霾调查」影片,再想想現在台灣的情況,似乎是看不到光明,影片1:23:00說得好:『 – 環保不是負擔,而是創新,保護落後是沒有辦法創新的,政府的角色是制定好標準之後,你要保證市場的公平競爭,競爭本身就會贏得市場 – 』。

『』『』『』『』『』「」「」「」「」「」

以下為唐湘龍寫的原文:

↓↓↓↓↓↓↓↓↓↓↓↓↓↓↓↓↓↓↓↓↓↓↓↓↓↓↓↓↓↓↓↓↓↓↓
唐湘龍:反核就是自殘 (2637)
(穹頂之下,理性之上)

「311」四周年。反核團體要上街,這是恐懼,也是權利,尊重。

但也請尊重擁核者的恐懼和權利。這樣,大家才能開始對能源政策做理性對話。公共政策才能有一個至少朝向「台灣共識」的可能。別把自己努力打扮成「反核神學士」。

北京兩會這個周末閉幕,裡頭揭示的未來想法甚多。不管大陸在體制下仍然顯得封閉和落伍,但整體而言,它進步驚人。這個國家有在提出思考和對應。對當下的嚴重問題,開始有家醜可談的誠意。
李克強是總理。他的工作報告裡談到「任性」。這是中國大陸最近有點紅火的關鍵字。他說:「大道至簡,有權不可任性。」他談政府,要減法,要簡政放權。他談經濟,要乘法,要效率競爭。他談到今年是改革關鍵年。有點口號。但認真看內容,我也覺得關鍵。

別的不說。談減碳吧。2015年預計減碳3.1%。以中國當下碳排放嚴重情況來看,3.1%,實在不多。但是個開始。一個落實、轉向的開始。明年這個時候可以檢視成果。這即使不直接呼應,起碼也讓人更相信,柴靜的「穹頂之下」不是一支完全來自「公民意識」成就的紀錄片,它揭露一個從重量到重質的經濟思維進程,那個APEC期間出現的短暫藍天,喚起了大家對生活質感的原始慾望,也讓大家初解了要達成這個慾望所可能付出的經濟成本。在代價和慾望之間,可以開始有理性的思索。

任性的相反,是理性。權力理性必須誕生。在一個可辯論的批判基礎上。

前年底,我去了北京。這是時隔15年之後,我再進北京。但15年之後的再訪,我看不到15年前我熟悉的風景。北京的空污,讓一切都不見了。我待了24小時,匆匆離開。我告訴北京的朋友,你們能在這樣的環境裡生活,真是異能者。我,一天都不行。

「穹頂之下」一上網,我立刻看完。「穹頂之下」只是「國王的新衣」。大家共知不講的事實。但當有人講破,那個翻騰馬上就會開始。

我們對「霾」的理解太中國。其實,就算沒有來自季風的沙塵暴和霧霾,台灣的中南部地區,空氣品質沒有好到可以讓我們說嘴。自命優越。我們如果要打霾,「穹頂之下」所談的原因和處理,在台灣同樣是存在的。我們仍然必須提高能源使用效率,並抑制高污染行業。2008年,李遠哲主導的中央研究院是提出過主張的,台灣人均碳排放,是全球平均值的2.5倍。世界前三名。核四一定要建。核一、二、三要延役,台灣應該推遲非核家園50年。

這個主張受到「311」干擾而變調,恐懼使人「任性」,這可以理解。但如果日本首相安倍在德國總理梅克爾呼籲「廢核」的話還沒落地,就積極強調日本將恢復核能發電,台灣到底該效法德國?還是日本?這是政黨和人民起碼要想的事。

「反核」不能只是無知和污名化之後的時髦表達。那是任性。台灣已經在任性裡付出了太大代價。

不只這樣。歐盟對貿易商品的「碳含量管制」已經在議程上了。台灣是地球上的貿易大國,碳排放大國,台灣的所有出口品,未來都將陷入無市場的風險。

台灣的地緣、地質、都會型態、產業關係,尤其是能源環境,和日本高度類似。「311」之後的核電安檢已經讓日本的環境、產業和民生都受不了,我們真的可以繼續污名化核能,只為了獲取一個極端任性的「政治勝利」嗎?我知道這是民進黨的神主牌,要主動拋棄,談何容易?而「反核」也早已養出一個又一個以公民為名的「既得利益」團體,不管在名、或利的得利,都讓核能議題越來越沒有理性對話空間。

兩年前,油電雙漲。其實,只漲了一點點,但這個國家就陷入了高度政治對抗。如果是廢核,還要儘量維持低價電力,那就只好大量用相對便宜的煤。不只是更糟的空氣,更「穹頂之下」的碳排放,還有更差的國民健康。如果PM2.5不是一級致癌因子,怕傷了女兒健康,柴靜根本沒有拍紀錄片的動機。我要如此任性喊爽的廢核?眼睜睜看著台灣走向更伸手不見五指的「穹頂之下」,「霧霾之中」?

德國是德國。台灣是台灣。台灣可以見賢思齊,努力向德國學「綠能」。但坦白講,如果你稍微了解德國以外的每一國,再更稍微了解台灣一點,你就會了解,德國是極端極端的特例。台灣沒有先天和後天環境。

現在,和未來,非常非常非常長遠的未來,台灣最適的能源組合是:核能加綠能。便宜、安全、穩定的核能;以及昂貴、乾淨、極不穩定的綠能。眼前,只要廢核,對台灣都是立即而且無解的災難。
簡單講:眼前,廢核就是集體自殘。

尤其是台北人。北部地區的能源需求佔全國四成。除了核電,北部的非核電廠已經陸續除役中。未來,北部地區起碼要有一種「能源道德」要遵守:不可以只想要充足的電力,卻把高污染的電廠蓋在中南部。要廢核可以,自己的電力自己找,自己的污染自己承受。

我沒有找到說服自己倡議「非核」的理由。我支持「非煤」。為了人,我擁核。
能源政策是選擇題,不是是非題。我知道,台灣的政治環境,讓這「反核」成了能源議題的主調,高度政治化。選舉年,這種議題更得不到任何理智的討論了。
那麼,看看一本書吧。「給未來總統的能源課─頂尖物理學家眼中的能源真相」(漫遊者)。還有那支我一直主張公開放映的紀錄片「潘朵拉的承諾」(Pandora’s promise)。他們都在說,反核是多麼輕鬆、卻不負責任的立場。這都是「311」之後才完成的作品,極有說服力。

「My way or no way?」把林義雄那套老掉牙、神學士一般的反核論述丟了吧。反或挺都不是政治輸贏問題。是台灣的命運問題。

反核遊行之前可以看一下我推薦的書和紀錄片嗎?讓我們回到「穹頂之下,理性之上」面對台灣的能源政策吧。
↑↑↑↑↑↑↑↑↑↑↑↑↑↑↑↑↑↑↑↑↑↑↑↑↑↑↑↑↑↑↑↑↑↑↑

 

廣告
本篇發表於 Energy Rumor Buster。將永久鏈結加入書籤。

3 Responses to Energy Rumor Buster(五)

  1. 引用通告: Energy Rumor Buster(六) | 政事不正視

  2. 引用通告: Energy Rumor Buster(七) | 政事不正視

  3. 引用通告: Energy Rumor Buster(八) | 政事不正視

發表迴響

Please log in using one of these methods to post your comment: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w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