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打嘴的「錢沾」計畫

本來寫完上一篇就不想再批評這個「錢沾」計畫,但是FB路過看到這篇(https://www.facebook.com/1233123910…) ,忍不住想說個兩句。

寫在文前:文裡若有不正確之處,歡迎各位不吝指正,小弟也會更正資訊,非常感謝!


這篇就算我是在幫KMT說話吧!在開始之前,我必須要提起一段老話:
「當納粹逮捕共產黨員時,我沒有說話,因為我不是共產黨員。
當納粹逮捕社會民主黨員時,我沒有說話,因為我不是社會民主黨員。
當納粹逮捕工會主義者時,我沒有說話,因為我不是工會主義者。
當納粹逮捕猶太人時,我沒有說話,因為我不是猶太人。
當納粹逮捕我時,已沒有人能替我說話了。」

過去因為「半分忠」而興起了太陽花,不只把KMT給拉了下來,也順勢幫冥燼黨全面執政,可是經過「一例一休」的「一分淫」也就算了,反正是老闆出錢「鴕鳥一下」當作沒看到就算了,可是這次「兩分淫」搞出這種完全不符合程序的把戲,把你我納稅人甚至子孫的錢拿來隨便亂搞的法案,可使你們看到冥燼黨的嘴臉了嗎?那些覺醒青年在哪?那些大腸花在哪呢?

這次不是別人在幫KMT講話,而是過去的冥燼黨在幫KMT講話,我完全看不出來在野的KMT當日杯葛的做為有何不妥?前瞻條例給鰍意淫不審查念完就初審通過,而之前號稱太陽花戰神的黃國昌莫名其妙批評國民黨無能,根本是不知所云(https://udn.com/news/story/6656/242…) ,完全搞不清楚屎袋拎娘的立場為何?不過這次我必須稱讚徐永明,雖然過去好像都是應聲蟲,但是這次總算拿出點良知,也算幫時代力量扳回點顏面。

再來說說張景森這個人,很多人可能都已經忘記了,這個傢伙曾經在阿扁時代擔任經建會副主委的時候,拿人民的錢亂搞,當年一手催生了「五年五千億,新十大建設」的狂傲政客,當時就草率的規畫了什麼人工湖,各位可以參考這篇(http://shop.pts.org.tw/Module_J.asp…) ,與現在試圖用「錢沾計畫」的大建設綁樁思維如出一轍,而且還是同一個人幹出來的爛政策,這個不惜與師長翻臉的人,各位可以參考這篇:(http://www.my-formosa.com/DOC_99529…) ,它的人格、人品,看倌們可以自行判斷。


接著再討論「錢沾」計畫的實質內容,這裡還必須再重提港鐵這篇(http://opinion.cw.com.tw/blog/profi…) ,裡面一在強調捷運系統興建成熟條件就是運量,但是人口卻不是絕對必然條件,說到這就想到10幾年前,曾經因為工作緣故,曾短暫出差高雄1周(還是2周,我忘了)的感想,我想現在的高雄都會條件應該也不會差異太大,除了高雄火車站比較狹窄之外,像三多商圈等,跟台北相比就只有一個感覺,那就是「大」,是土地及路面的大,而商業條件及密度,簡直跟台北不能比,還記得當初跟朋友約吃飯,我當然是坐公車赴約,而朋友竟然說連公車都不會坐,還說高雄沒有人在坐公車的,會坐公車的只有老人和學生,因為說真的以高雄的交通條件,不會讓人有誘因去搭乘大眾交通工具,就如我在前兩篇說的,連基本的公共運輸使用率都不合格,更別說可以撐得起捷運的運量,也許會有酸民會說現在改善很多,但我不客氣地說,無論各方面指標,跟台北根本不能相比,請不要用酸民口吻說什麼是天龍國的思維,說實話很多人包括我,其實不是很喜歡台北,但是為了生活不得已才在大台北居住。

回頭來說說台中,「假山手線」的荒謬前篇已經談過就不再贅述。我的前一份工作,常有出差台中的機會,而台中主要的商業區也集中在現在叫台灣大道的中港路上,雖然不如高雄開闊,但是還比台北大,同樣的商業密度還是無法跟台北相比,同樣的公共運輸的使用誘因,仍然無法與台北相比,而台中第一條沿著文心路的捷運綠線,也才中運量就說明了一切,說穿了這條綠線是要分散南北向透過台中火車站進入市區的通勤人口,這當然也包括高鐵,其實公共運輸使用率及接受度,公車的班次及便利度就可以說明一切,因為我本身是不開車的,除了省錢之外,還懷著一份環保的理念,所以我不管是去台中還是高雄出差,除非不得已,我是不會請廠商接送的,所以都是搭乘公車為主,對於這些都會的公車,我是點滴在心頭,也應該最有資格批評的,雖然台中的公車確實比高雄便利,但是遠遠不及大台北的公車,所以不用說公共運輸的接受度當然也不是台北可以相比的。

我想說不管是輕軌還是捷運,商業人口應該是最主要的考量,但是各位是否有想過新竹輕軌是怎麼回事?我是新竹人,再加上前一份工作,更常有出差新竹,不用說我在新竹的活動方式,還是盡量不讓廠商接送,主要也是靠公車行動,所以我也提出對新竹輕軌的Comment,大家都知道新竹會受到關注主要是科學園區的關係,目前我無法在網上找到確定的輕軌路線圖,但是看到的資訊都是什麼竹北生活圈、高鐵、科學園區及舊城區等,我想很多人都知道在竹科許多工作人口,都是靠汽車通勤,大多是來自大新竹地區,像寶山、竹東、竹北等鄰近地區,尤其是竹北,而新竹市區本身並不是大量商業聚集地,更別說竹北這些鄰近地區,試想如果蓋一條輕軌是為了竹科通勤人口,那簡直是個像笑話,撇開搭乘需求大量集中在上下班時間不說,要說吸引竹科上班人口搭乘,更是不可能的事,以我過去出差竹科的經驗,園區管理局有提供多條免費接駁車繞行科學園區尖峰班次間隔可以達20分以內,搭乘的人真的是寥寥無幾,再加上每家公司的佔地及密度都不相同,有些公司下車後還要在大太陽底下走不少的路才能到達,這可不像國外商業區的輕軌,可以輕輕鬆鬆地散布走路是不一樣的,更別說輕軌沒辦法像園區接駁車一樣可以繞來繞去,以便利洽公的人,是否有足夠誘因吸引人們使用,是大有疑問的,所以我才會強調商業區人口才是主要訴求族群,若說以竹北生活圈的人口密度來支撐輕軌運量,恐怕也只是緣木求魚。

對於冥燼黨提出的「自償率」的質疑,建議各位細讀許文泰這篇(http://opinion.cw.com.tw/blog/profi…) 所撰的「亨利喬治定理」理想,大意是說對於地方公共財(local public good),地方政府應該從土地徵稅,而這些稅就足以支應所有公共建設所需的經費,而不須額外課稅,即不須動用到所得稅或貨物稅或資本稅。地方性的公共建設為地方所受益,其益處會反映在土地價格上,從土地收稅,既有「自償性」,也不會造成對其他資源配置的扭曲。既然這個「錢沾」計畫的「自償率」不是重點,不以香港地鐵一樣,採用與地產發展結合的所謂Rail + Property Model(軌道與地產模式),但為了不要「債留子孫」,是不是要進一步評估各計畫地方政府的財務風險,甚至是未來中央政府的財務風險,這才是負責任的施政態度。

要提高台中、高雄及新竹的公共運輸使用率的政策,其實可以透過棒子跟胡蘿蔔的方式,提高使用便利性及費率之外,還要搭配提高私人運具使用成本的方式,各位看看現行的民粹氛圍可能可以實現嗎?但對比以上可能改善機會渺茫的都市,彰化捷運簡直是荒謬至極的計畫,不只人口、商業、運輸密度的主客觀條件極不成熟之外,這麼長的路線長度,未來的「養路」成本,以彰化這個不有錢的地方政府,到時候還不是落得全民買單的地步,即使可以完整公共政策配合來提升使用率,可是不要忘了目前台灣人口已經開始向下翻轉,使得運量成長更是雪上加霜,最終根本不會有像許文泰所撰的「亨利喬治定理」理想實現的可能。


總而言之,言而總之,這個「錢沾」計畫不只是軌道建設部分自打嘴加上荒謬離譜之外,其它的計畫也存在極大的爭議,也已經有很多人提出不少質疑,對於目前因為少子化已經面臨人口翻轉向下的台灣而言,將不會有任何助益,最後只會葬送子孫的未來,每個人要支持什麼政黨是個人的自由,但是面對冥燼黨這種胡搞蠻幹搞出來的「錢沾」計畫,卻大大影響你我大家的未來,就如開頭所說的 :
「當納粹逮捕共產黨員時,我沒有說話,因為我不是共產黨員。
當納粹逮捕社會民主黨員時,我沒有說話,因為我不是社會民主黨員。
當納粹逮捕工會主義者時,我沒有說話,因為我不是工會主義者。
當納粹逮捕猶太人時,我沒有說話,因為我不是猶太人。
當納粹逮捕我時,已沒有人能替我說話了。」

 

PS:其他相關報導,請參考。

前瞻基礎建設的落後與矛盾思維 – COW!靠傳媒:http://cowmediatw.com/2017/04/04/�…

文創夜市與前瞻計畫 – COW!靠傳媒:http://cowmediatw.com/2017/04/22/�…

到處蓋捷運 擴大內需還是錢坑?

廣告
本篇發表於 敗台灣的『錢沾』計畫。將永久鏈結加入書籤。

發表迴響

Please log in using one of these methods to post your comment: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