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柯P戳破的「錢沾」計畫

柯P不去跟大家去搶這個「錢沾」的大餅,真的是應該要大力稱讚的。

寫在文前:文裡若有不正確之處,歡迎各位不吝指正,小弟也會更正資訊,非常感謝!

平常柯P的po文只是一些說屁話的宣傳文,我連看都懶得看一眼,但是這一篇【軌道建設應回歸專業、核實評估】(https://www.facebook.com/DoctorKoWJ…) 寫的非常專業,背後一定是有高人操刀,但是定眼一看,其實有部分說了等於沒說,且看我提出看法,大家就參考看看囉!

其實這篇柯P文是我在上一篇荒謬的「錢沾」計畫 還沒完成時看到的,原本想寫在一塊,但是怕說可能會篇幅太大,所以才分兩篇寫。如果有人覺得我是不是有資格批評,關於我的背景已經大約在上述po文介紹過,就不再贅述,其實我主要的興趣是鐵路相關機電技術,但是就在大量閱讀相關文獻時,就順便啃了一大堆的規劃報告,所以才在這裡順便提出我的看法。


 

柯P這篇po文開始破題就說『……臺北市大部分的軌道建設都已經完成,目前規劃中的「東側南北向軌道運輸系統⏌,今年已編列2400萬元的預算在做可行性評估,要等到可行性評估出來以後,才能知道這個計劃需要多少預算?需要中央幫忙多少?這也反映了我一直以來的施政態度,務實依專業來制定政策,而非淪為政治喊價。……』,這裡點出了:

  1. 大台北捷運路網已基本定形。
  2. 接下來的南北線還在逐步進行規劃及可行性評估,這才是捷運線完整的規劃流程。

這兩個恰恰呼應我上一篇po文的觀點,更可看出「錢沾」計畫的荒謬。

柯P說臺北市在過去發展捷運,有三個問題做得不好,我就來逐一提出我的Comments,我雖非交通運輸專業,報告其實也看得不少,首先就TOD(Transit Oriented Development,以交通為導向的都市建設)失敗這點。TOD規畫目標按照這篇臺北市政府資料開放平台的文件所揭示,就不再贅述,我非交通規畫專業,無法用專業的話語解釋含意,記得幾十年前,不知是在電視還是雜誌看到看到,說日本是一個鐵路導向型都市。不知各位是否曾注意過,東京市內一到晚上上班族回家後,會發覺突然就變得跟空城一樣,代表這是一個住商極度分離的都會區,所以工作通勤人口極度依賴鐵路,將住宅與商業區做個有機聯結,這與大眾一般認知的日本上班族通勤文化不謀而合,我想日本、最起碼東京應該算是TOD做的不錯的城市,這需要仰賴整體都市計畫的分區規畫,但反觀台北市現有市區住商不分,連個多數民意的小小都更,都被冥燼黨搞到如此不堪,更遑論大型都市計畫,提出TOD根本就是唱高調。

TOD的確是一個不錯的理想,就我理解,在當初台北規劃捷運路線之時就已經太晚了,真的按照TOD的理想去規劃,根本就是一件不可能的事。規劃TOD的最佳時間,應該是要在城市人口開始大量增加時,就必須要進行規畫,適度讓都市去中心化,以目前台北市的發展現況,TOD根本是奢談,若真有TOD的需求也應該是在外圍的新北市,但是以現在的民粹政治氛圍及都市發展現狀,必然會受到各方利益糾葛,根本不可能完全依照專業考量。

至於柯P的第二點商業化失敗、說捷運站應是一個商業重地,不應興建共構住宅。我在20年前看到的規劃報告,一定都會提到港鐵這個全世界有名的捷運模範生,各位可以有興趣可以先看看這篇,有關港鐵開發及營運的模式,裡面說港鐵營運成功最大的關鍵在其與地產發展結合的模式,即所謂的Rail + Property Model(軌道與地產模式)。但請各位注意,這是因為香港過去接受英國統治,承襲了英國無情的重商主義傳統,才能有這麼高的開發經營績效,各位覺得在民粹橫行的台灣,有可能複製這個成功模式嗎?

再者,在開發地鐵站住商共構,有一個極大的重點就是土地,試問在當初興建台北捷運的時候,政府所能掌握的捷運設施土地比例,根本就無法全力主導,只能一點一滴地跟民地談聯合開發,根本就無法像港鐵一般的開發主導模式,而且,在台灣的國有地處理模式,都是敗家子式的賣地,再加上土地公告現值長期偏低,想要依「亨利喬治定理」,從土地衍生的稅收利益來平衡建設預算,無異是緣木求魚,更不要說許多國有地早被前幾朝的政府給敗光了。最後就是台灣人口即將步入負成長,請各位想想,未來的運量預估會有樂觀的可能嗎?

最後再說產業化失敗這點,還拿對岸來比較,這簡直不知該從何說起?柯P當真以為台灣的(軌道)工業技術有多強,我想就兩方面來說:一、工程及工程顧問業;二、軌道機電產業。

首先就工程顧問業來說,當初台北捷運工程,要求國外工程顧問業須與國內工程顧問公司,必須聯合承攬捷運工程設計標,以期國內工程顧問公司能夠將捷運設計技術本土化,但是台北捷運大致完成後,這些公司也應因為缺乏標案,也慢慢的縮小規模,畢竟台灣捷運市場規模還是有限,而工程公司也同樣被要求要與國外工程公司合作,聯合承攬捷運工程標,但是事實上,台灣公司因為不具機電整合技術,所以也只是跑龍套的小弟而已,根本不具主導權,近期的內湖捷運線統包商工信工程、加拿大龐巴迪團隊就是一個例子,國內工程公司不可能有獨當一面的機會。

再來就是軌道機電業,各位不要以為台灣電子產業成功,被稱為科技島而沾沾自喜,其實台灣的電機及重工業基礎真的是不怎麼樣,不要說轉向架,就算是整車電聯車體的設計製造的能力都沒有,最多就是好幾年前,由經濟部技術處補助的科專計畫所公布的輕軌原型電車,距離真正的產業化,不知還有多少的差距,現在產業化也只不過剛開始而已(火車、輕軌MIT 台灣四大企業上軌道) ,連號稱世界馬達大廠的東元,試製台鐵PP車頭的牽引馬達的結果,也無法令人滿意,更不要說其他軌道機電技術,所以說以台灣的產業技術實力,說到要讓軌道產業本土化,這無異又是一個高調。

其實柯P所提的三個面向,雖然都有道理,事實上在台灣卻都做不到,這不能怪柯P,這是整體國家戰略的問題,但是必須稱讚柯P的是,他點出了這個「錢沾」計畫的荒謬,因為只有他說出了清醒的話,也只有在這時候,我才感受到柯P身為台北市長的高度。

『』『』『』『』『』『』『』『』『』『』

廣告
本篇發表於 敗台灣的『錢沾』計畫。將永久鏈結加入書籤。

發表迴響

Please log in using one of these methods to post your comment: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