共有財悲劇

我思我見(六)

 

我不是學經濟的,如有錯誤請不另指正,這篇想討論一下「共有財的悲劇」。

所謂的「共有財」,又稱「公共財」,已故的美國諾貝爾經濟學獎大師薩謬森,曾對這個嚴肅的課題有過學理的探討。像是空氣、水燈自然資源,擴及到政府所提供的公共資源,應該都可視為共有財,所以在馬路邊亂丟垃圾、在河川裡排放廢水、在空氣中排放毒氣等等,都是「共有財悲歌」的具體表現。


聽到蔡陰魂說:要組國家隊抗中資,我不爭氣地笑了,記得十幾年前喧騰一時的公司掏空案,我不小心旁聽了那個貸款案審查會議,在看不到嚴謹度的程序下通過了,另一個例子是,大約十年前左右,有一家即將泡沫化產業的公司,想申請國家資金投資,主辦機關正式詢問另一單位意見,承辦案件的同事,輾轉問我的意見,當我明白告訴她,該產業有面臨泡沫化的危機,不建議投資,可是最後,大家抱著不願得罪人的心態,最後同意了這個投資案,諷刺的是,不到半年的時間,該公司股價腰斬的不到一半,當然國家的錢也就被套牢了,這樣又許多發生在阿扁時期的例子,不勝枚舉,在這裡實在不便透漏。

 

所以說台灣人做事風格一向是鄉愿,政治氣氛都是民粹至上,專業根本發揮不了作用,蔡陰魂想要仿效新加坡政府的「淡馬錫」控股模式,所組成的國家隊方式,去對抗不知大幾十倍的紅色資本,根本就是不可能的事!

 

台灣是一個小國,本來就應該要集中資源來單點突破,但偏偏華人鄉愿的蘋果主義,政客為了討好所有人,把政府的角色搞成跟土地婆一樣,讓廠商太依賴,讓該淘汰的產業無法及時見好就收,造成現在許多慘業要死不活。

 

有人在網上PO了一些案例(http://buzzorange.com/2015/12/17/ppl-who-have-money-are-bad-guys/),好像只有KMT會搞這種把戲,但我想跟這位小妹妹說的是:其實在過去阿扁的冥燼黨主政時期,她所說的對象就自動換成所謂的綠色企業,而且吃相也不會比較好看,況且綠淫的人向來比較兇狠,政府官員也自動的讓它們三分,甚至還會巴結它們!蔡陰魂的宇昌案就是最佳例子。

 

說到底就是主管沒有說不的肩膀,不敢說出不應對那些產業再投入資源,鄉愿的結果就是造成資源稀釋,所有人吃大鍋飯的結果,就是大家都吃不飽,加上許多能做大官,都是一些道德低落、逢迎拍馬,不然就是唯唯諾諾之徒,不聽話的ㄟ咖郎,最後結果就是被GG掉,所以上面的思維及作法不改,這個國家是沒有救了!

 

回到「共有財」這個課題,政府所能提供產業的不管資金、土地和獎勵措施等,其實都可算做是「共有財」,但是主事者若是昧著良心、戀棧權位,繼續用這種通通有獎的方式,到處撒錢,這樣台灣遲早會坐吃山空。而放縱這一切的禍首就是你我。

 

廣告
本篇發表於 我思我見。將永久鏈結加入書籤。

One Response to 共有財悲劇

  1. 引用通告: 我思我見(七) – 政事不正視

發表迴響

Please log in using one of these methods to post your comment: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w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