爭名逐利的台灣

我思我見(五) 

這篇:致貪婪的台灣人:沒名譽了,活著也沒意思了,說出台灣人的基本劣根性,常常看到霉體宣傳追趕德日的報導,我就覺得台灣人真的是太往自己臉上貼金,我們跟這些先進國家根本就不是同一個級別!

這篇比較無關KMT或是冥燼黨,雖說如此,他們之間還是有點小小的差異,我想說的這是華人基本的劣根性。

文中有一段:我們習慣,貪一時,失一世,然後債留世世代代。此外,我們太容易寬待貪婪的人,若他是「自己人」,自己政黨、自己族群、自己鄉親,貪再多,都可以原諒。

過去KMT時代(阿扁以前)的公務機關,雖然高階公務員素質不錯,但因為基層公務員的素質不齊、薪資微薄,談不上升官發財,最多收收小錢,還不太有什麼爭名奪利的現象,後來經過王作榮院長的改革,目前幾乎只剩考試晉用這個進入公務機關的管道,所以目前中階以下及部分的高階公務員,都是考試晉用的,所以現在公務員的素質其實是很整齊的,但就過去工作身旁觀察,這群公務員貪錢的很少,但貪權的人卻極多。

目前身邊看到的年輕中高層公務員真的很沒有肩膀,很多人在意的只是權勢,加上華人特有享受權勢的心態,良知不太起的了作用。做屬下的時候被人欺壓,升官以後卻反過來壓迫部屬,不斷的惡性循環,永無止境,長官不支持挺不住壓力,試問誰敢提頭幹出什麼事來?換作是一般人來做基層,相信就只能求安全而已。

平心而論,政治凌駕專業的現象,阿扁時期比馬英九執政時還要嚴重得多,那幾年綠營執政,對行銷的重視比做事更重要,記得阿扁上台不久之時,就急著推銷台灣No.1,了解狀況的人都知道台灣大都是代工產業,很多產量第一實際上卻是有著隨時被取代的危機,政府面對問題幾乎都是頭痛醫頭、腳痛醫腳,後來才會搞出「兩兆雙星」的笑話,喊出口號的升官了,後面卻有收不完的尾,正事不做,盡是搞些數字遊戲、欺騙大眾,外面還真以為台灣真的很厲害。

就算有時推出前瞻的政策,但是一堆想升官的主管,竟然會去巴結有關係的廠商,搞到政策被產業界牽著鼻子走,想想,一個會去拍執行業務對象馬屁的政府,你覺得會有未來嗎?

文中還有另外一段:「前臺灣總督府民政長官後藤新平提出了『治台三策』:『第一,臺灣人貪財愛錢,可用利益誘惑;其次,臺灣人貪生怕死,得用高壓手段威脅;第三,臺灣人非常愛面子,可用虛名攏絡。』」,這是李登輝的祖國人所深刻描述台灣人的至理名言,相信大家一定不陌生。

雖然日本人很混蛋,但他對台灣人的觀察,不可謂之不深,貪財愛錢這點,不用我說,第二點,太陽花學運的那些年輕人,紛紛躲避兵役,說句實話,連當兵的勇氣都沒有,一旦輕啟戰端,您說它們會真的為台灣犧牲嗎?至於愛面子這點,多少會導致愛權,這就與上文所說的有點關係了。

對後藤新平所說的觀察,其實也不需要覺得沮喪,這本來就台灣這個移民社會的自然特徵,也許是過去KMT時代,黨國教育的遺毒,台灣人一直放不下臉認輸,冥燼黨所看不起的新加坡,就是一個不錯的例子,在這大國博弈的國際現勢裡,身為資源貧乏的小國想要生存,必須要有彈性及靈巧的手腕,像冥燼黨這種暴虎憑河的方式,與大國對幹,只會把台灣的生存空間給做小。

冥燼黨之所以能這樣鼓動反中情緒,最大的一點就是,很多人對中國崛起,一直抱著輸不起的心態,這不應該是台灣這種移民社會的特徵,不只工作上輸不起,身邊常常看到許多人連騎車休閒也輸不起。

想贏,要先認輸,再求突破。我想,荷莉貝瑞的例子,非常值得我們借鏡。

 

廣告
本篇發表於 我思我見。將永久鏈結加入書籤。

發表迴響

Please log in using one of these methods to post your comment: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