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現的法西斯現象

我思我見(三)

「當納粹逮捕共產黨員時,我沒有說話,因為我不是共產黨員。
當納粹逮捕社會民主黨員時,我沒有說話,因為我不是社會民主黨員。
當納粹逮捕工會主義者時,我沒有說話,因為我不是工會主義者。
當納粹逮捕猶太人時,我沒有說話,因為我不是猶太人。
當納粹逮捕我時,已沒有人能替我說話了。」

法西斯主義的第一步,是在人民之間製造敵人,以此割裂人民的感情而製造矛盾。當年德國納粹黨將猶太人、共產黨員等視為全民公敵,不斷訴諸種族仇恨,升高社會對立,換取德國民眾對納粹黨的支持。

以上歷史,各位有沒有覺得就好像目前台灣的現況!

 


目前冥燼黨鼓動人民互相敵視,可是大部分人民卻不知公務人員在幹些什麼?當絕大多數人都想當公務人員時?各位有沒有想過,其實他們也只是圖個穩定的工作,除非你是個天縱英才或是讀書考試機器,否則就只能一步一腳印面對那個每年一次『魚躍龍門』的機會,考不過就只能明年再來,這世界上沒有免費的飯,凡事都必須付出代價。

過去因為外面景氣好,沒人要做公務員,要進入公務機關相對容易,但是後來歷經改革,最後經過王作榮院長,才把所有進公務機關的黑管道給徹底截斷,所以可以說年資20年以下的公務員,幾乎都是考試晉用的,各位覺得現在公務員的素質會低落嗎?當晉用管道單純化,接下來就是制度的問題,除此之外,就是我在我思我見(一)所提到的公務文化問題。

有許多支持綠淫或是冥燼黨的朋友,尤其是年輕的,嘴裡不說但大部分都是仇視公務員的,其實目前人民仇恨公務員,緣自陳水扁時代,那時冥燼黨高舉反18趴的大旗,成功挑起對立情緒,各位不知道的是,當時可以享受18%的人,幾乎都是50歲左右的老公務員,年輕一輩的沒有不支持改革的,可是扁朝8年過去了,完全沒有動到18%改革,反而是馬英九時代才做了年金改革,18趴的問題,也是讓我極不喜歡馬英九的一點,任憑公務員被人幹譙,還找了關中這個貨色,加碼批鬥、擴大對立。這些資訊應該可以輕易查的到,各位可以仔細想想,冥燼黨真的在乎改革嗎?它們真的只在乎選票,想利用這個議題當作政治利益的無限提款機。

大部分人不知道的是,政務必須細膩的運作,現在大家動不動就批鬥公務員,可是身為低階公務員,如果長官不支持或挺不住其他壓力,試問誰敢提頭幹出什麼事來?換作是一般人來做,應該也是只求安全而已。說政府官員都會汙錢的說法,實在是太沉重。許多人不知道政府公務運作,大家只要提到公務員就說工作輕鬆,不然就想到貪汙,不會靜下心來細細深究是怎麼回事,其實好的政府運作是非常細緻繁瑣,必須配合官僚系統來穩定運作,如果一個政策只靠少數一兩個人決定,因為台灣真的是一個低信任度的社會,身為人民的你們可以接受嗎?所以必須設計層層負責的官僚制度,以保證公務系統的穩定運作。

可是很多人不知道的是,其實公務機關內挺冥燼黨的人,最起碼超過1/3,許多人炒作把KMT跟公務員畫上等號,是想用最廉價的階級對立,來獲取政治利益,想想過去希特勒納粹的做法就可以很容易理解,政治人物鼓動年輕人用仇恨言語,像什麼外省豬滾回中國或罵馬英狗等等,試問,各位為人父母的,可以容忍您的子女用這種強烈低俗字眼對待他人嗎?看看本文開頭破題所述,仔細想想看有沒有道理。

在最後,要說點往事,記得10年前剛剛搬進新社區,適逢成立社區管委會,我就傻傻的就被拱出來當了管委會的委員,後來又繼續當了好幾屆的委員,這些不同屆當中,曾經有過主委、副主委,監委或財委,剛愎自用,有些不甩委員會的運作,這時,有一位熟識的住戶,想盡辦法要從體制外,來阻止這些委員亂搞,於是我勸他何不佔一個委員缺,想辦法在體制內制衡,不是更好嗎?但是,一般人只願意當酸民或只是鄉民,這在現在社區裡面應該是個常見的現象,出嘴容易,等進到體制內,就會知道許多眉眉角角,如果經過一番努力,不要鄉愿或同流合汙,等到真的沒辦法改變,再來說出諍言,這樣不只是比較成熟,也更多了一份說服力,各位您說,是嗎?

各位朋友,如果有抱負想要改變這個國家,何妨加入公務行列!不要只在外面做體制外的酸民,因為這樣除了浪費口水外,實在是無法改變什麼。

廣告
本篇發表於 我思我見。將永久鏈結加入書籤。

發表迴響

Please log in using one of these methods to post your comment: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